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四季。

我站在世界的中心赞美你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传承  

2009-06-19 11:38:23|  分类: 正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09年初,一部《叶问》把我彻底从困倦的状态拉出来,热血沸腾了好一会儿。

首映式上,戴着眼镜的叶准老人含笑鼓掌,屏幕上的介绍:咏春拳顾问。

时隔几个月后,猛然有条消息说,叶准同父异母的兄弟为了版权费之争,纵身从高楼上跳下,残了。

媒体上找不到叶准老人的反应,我想那应该是震惊多于愤怒,保不准他俩的亲爹叶问先生要从地底下挥着咏春拳冲出来。

叶问先生当年创建咏春拳的时候,能想象得到今时今日这一幕,恐怕该立字明据,把传承人的事情好好交代交代。

只可惜,身后事,历来都是炎凉甚绚烂。

 

前几天,市局发文公布了2009年宁波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基地和代表性传承人的名单,长长一串,有听说过的有没听说的,比如“造趺”,她的传承人是北仑柴桥实验小学的周德兴,什么是“造趺”?查了半天才知道,那就是过年时,常常会在乡下拜年辰光看到一种马郎郎的表演,俗称穿山造趺。作为传承人的周德兴也已经是79岁高龄了。

 

那么,会不会在若干个10年之后,“造趺”被搬上银幕,写入书中等等。而传承人的子嗣,在版权费中争个你死我活?

对文化的传承到最后,终究还是要失落在金钱的沼泽里吗?

那或许不应该是一个有生命力有价值的结局,但,该如何保证她们呢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