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四季。

我站在世界的中心赞美你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小城鸟事》首映成功  

2008-01-30 10:58:18|  分类: 烟波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2008年1月26日,我飞往香港。
《小城鸟事》首映礼在宁波美术馆成功举行。
师兄在博客里说那一日他有流泪的冲动。
我想那是他2007年拼尽所有努力的结果。
祝福这个大孩子,用全部的美好。
 
 
 
 

2006年的冬天,师兄站在寒气逼人的镇明路上说,电影还在我的心里。
我搓着双手,看着这个执着梦想的大人,满是感动。
我说,嗯好。
我和师兄从一场投资退出来,我想师兄就要开始他的第2次梦了。
2007年盛夏的尾声里,星巴克空中有焦糖牛奶的香味。
师兄、小伤端坐在我和Lei面前,师兄说我要听一个故事。
我说好,就着玛奇朵淡而绵长的奶油,我讲完了这个故事。
师兄的眼光变得迷离而陶醉,喋喋地讲着他的想法。
从《寂寞之城》文艺腔调浓郁的风格里,师兄说这一次,我要喜剧。
城市里最生活的面孔后面,关乎生存,关乎青涩,关乎理想。
用黑色幽默诠释人生,也许更符合师兄这几年的心境。
我想说,谁能像他,把所有的梦想付诸热烈的行动呢?

于是,他执拗地每夜书写,把这个故事,一稿一稿写成了剧本。
于是,我见到了人生里仿佛旧时友的所有人。
小王和小黑支着下巴坐在昏暗的夜色酒吧里,台上是各色应试的网友。
我们或开怀地笑,或低低地窃喜。
小王,被师兄称作双目含情的小姑娘,拥有一枝影评功底了得的笔。
去宁大海选,去联系出租拍摄场地,还有很多我没能看到的努力,她都认真地做。
小王,谢谢你。

还有小黑,这个比我大一岁重很多很多斤的白白胖胖的小黑。他的全称是黑郁金香。
我始终不明白他取这样名字的意义。
那日,我坐在小黑的黑婊子车里,满大街的找黑色网状丝袜,这些个刺激男人肾上腺素分泌的东西,我热烈地搜。小黑顶着妈妈住院的心事,扛起话筒,点起烟,然后从袅袅的白胖胖的雾中问,老房子住不住?
小黑,你对表演的理解是我从心底发起的共鸣。

剧组的故事从来绕不过射手。是的,我想念你,射手。
射手的眼镜,厚黑学边框,拥抱着小伤模仿故去的梦露姐。射手才是真正的文艺青年,那种能够伫立在月湖边,给夕阳一个金边的文艺青年。
金丽湾的麻辣烫,在杀青的最后一日,我终于如愿吃上了,很好。起码,我此生无憾了。
射手,你应该是热爱气球的人,我确定。

小伤和大尾巴狼是我的旧相识,如果非要冠上老相好,也是没有关系的。
小伤的激情和才气激情从清风论坛时代就贯而有之,而这一次,发扬得更加淋漓尽致。嫖客、波霸妹之流,在TVB,都是老戏骨出演的。信手拈来,游刃有余,里面都是才情。
大尾巴狼很矫情的还有一个名字:燃情飞鸟。
他出演那个包养情人的父亲,我没有到场观看。但那厚实的身材,无疑是很好的诠释,有钱,有闲,色胆无限。

89年的孩子是怎样的,在剧组里,我们无法承认,但他真的在。
1989年,我确定不是1889年。
三儿,我知道,周姐都知道。
我说你很像陈小春,他不屑地笑起来说,我喜欢张震岳。
结果下一秒钟,我们都沦陷在他近乎疯狂的《我爱台妹》里。此生,我不会再听这首“快治人口”的歌曲了。
找你演小偷,真得很屈才,但是小偷被你一搅和,直接成了男2,也算人间奇迹之一。

小米更是我的旧相识,被我在开剧组扩大会议的前一夜,拉进了这支队伍。
她的出现,让师兄对演员的包装大松一口气。
小布尔乔亚风格的小米,是这个剧组最会穿衣服的姑娘。
不懂吗?人家是范逊迪塞讷。

李白,当我坐在老冯家窗明几净的饭桌前等师兄接来的男1号。
我不敢相信这个人,居然和我同岁。
第一场戏是我和李白的,他充满了男1号的紧张和激动,我感慨着想,你真勇敢。
他和师兄一样,也是为了梦想追逐的人。
李白,最后一场夺金梦里,你显然自信多了,你的努力在此刻,似乎和梦想没有关系。

小猪,说实话,小猪的出现,我的心中终于升腾起登样两个字。
那场KTV对手戏,点歌小哥哥真是很赞。
还有最后的PS,小猪总是那么热情,那么和善,比起经常激动到癫狂的小伤和三儿,小猪更符合国际班底的作风。

小艳,我们在鼓楼KFC看你念台词,那么自信那么旁若无人。
我最喜欢看到好看的姑娘拥有好看的表演,而且,你居然还是幼儿园老师。
这就是广大男生的择偶方向,你沉着你低调,但是依旧多才多艺。

果粒,安安静静却暗含力量的美人。
第一次见到她,我和师兄说,她狠有女1的感觉。
于是,阴差阳错的换角风波后,果粒真的成了女1。
我们在南苑小区破败诡异的出租房里拍那场惊心动魄的调戏戏,果粒很镇定,一套一套地换服装,然后摆好普士,拍照。
我说,你冷吗?她点点头说,还好。
这是一个勇敢的孩子,我们的剧组,有很多勇敢的孩子。

比如,小沈。
这个尖尖鼻子的男生,做了三儿的同伙,只有一句简短的台词:死不了,赶紧走。
那个感觉非常好,真的,非常好。
师兄从那条蚊子尿骚味弥漫的弄堂深处喊,这一段,有姜文的感觉,姜文的。
比如,逍遥仙。那个从包包里掉出情趣内裤的逍遥仙,无论如何,我都看不出他在表演,生活就是如此吗?
只要他不掐着脖子让我改口,我依旧这么想。

比如,特肿。
作为我唯一的GM,特肿从老挝奔波而来,带着富贵一起拍戏。
我说,你是KTV黑社会大哥造型,师兄说猥琐一点再猥琐一点。
我知道,你大义凛然地造型,怎么样也反面不起来。
但是你很努力地反面,谢谢你,绵绵。
这就是GM


还有,是的,还有那两个外籍演员。
韦博的尼克和宁大的塞琳娜。
在他们看来,表演,无非是一个游戏概念。是吗,我们还是聊聊巴赫吧。

在回忆里,哄笑声总是那样此起彼伏,就像嬉戏打闹的学生,三三两两的吵着。
我们闹着,闹成了一个温暖的剧组。
而无论什么时候想起,我都能触碰得到那煦暖的笑容,这些梦想,那些执着。
多少年后,你们还会记起,这个叫《小城鸟事》的剧组。
然后缓缓地在心里哼着:

想把我唱给你听
趁现在年少如花
花儿尽情地开吧
装点你的岁月我的枝桠
谁能够代替你呐
趁年轻尽情的爱吧
最最亲爱的人啊
路途遥远我们在一起吧

我把我唱给你听
把你纯真无邪的笑容给我吧
我们应该有快乐的
幸福的晴朗的时光
我把我唱给你听
用我炙热的感情感动你好吗
岁月是值得怀念的留恋的
害羞的红色脸庞



再见了,大家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